亚洲城手机网页版_亚洲城ca88手机版官网下载

我与文坛大侠金庸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儿

发布日期:2018-11-02 信息来源:党委工作部 作者:李朝恒 字号:[ ]

用这样的标题写作,让我想起了18年前上演的那部神剧《少年包青天》中的一个桥段:与包拯一同进京赶考的各路学子中,有人为了金榜题名,纷纷舞文弄墨写下巴结庞太师的文章,其中“最厉害”的一篇要数《庞太师与我娘亲二三事》。我想说,自己入行太久也许中“标题党”之毒太深,但“那些事儿”却是内心真实的表达。

与金庸初次“相识”,是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。上世纪80年代初,人们大多居住在厂矿的宿舍里。家属区的邻里关系非常和谐,大家经常窜门子,遇到搬家这样的大事,更是会相互帮忙。那天搬家的是代工程师。代工是厂子里出了名的心灵手巧,他会用废旧的木头在车床上车出一个精美的陀螺送给自己的儿子,也会将金属的边角料敲打出一整套“锅、碗、瓢、盆”玩具送给女儿。听说代工搬家,宿舍里的小孩子们都跑去帮忙。大家都巴望代工的儿女有玩腻了不想要的好东西,能在搬家时顺手送人。搬家时,我分到的任务是一摞书,表面的那本蓝皮线装书上,“射雕英雄传”几个字勾起了我的好奇心。

因为父亲的书柜里永远堆放着《毛主席语录》《鲁迅文集》《静静的顿河》《战争与和平》这样的大部头著作,所以我此前竟然不知武侠小说为何物。当我翻开《射雕英雄传》时,一幅白衣飘飘的江湖儿女绘图,深深地吸引了我。将那摞书送到代工的新家,我向他提出借书的请求。代工一边忙着整理凌乱的家具,一边告诉我:“《射雕英雄传》共有6本,不能一次全借给你。你必须看完一本,再来换下一本。”我立即点头同意,拿着第一部飞奔回自己家中,一头扎入临安府牛家村,随着那身穿青布长袍瘦削老者的说书,走进郭啸天和杨铁心的故事。至今仍然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我如同着魔了一般,在自己家与代工的新家之间来回奔跑(幸好家属区不大)。看完了上一本,又去交换下一本。竖排的书得从右向左读,其中还有许多不认识的繁体字,我囫囵吞枣地一口气看完了整部《射雕英雄传》。书中那些大侠的激情和豪迈,让一种正义感在小小少年心中油然而生。

初中时期,我从同学那里、在书摊上,零零星星地读了金庸的《神雕侠侣》《倚天屠龙记》,梁羽生的云海玉弓缘》,古龙的《绝代双骄》《楚留香》,温瑞安的《四大名捕》。但这些书中的人物留下的印象都不深,我最喜欢的还是郭靖。尤其是83版《射雕英雄传》引入内地播放后,黄日华扮演的郭靖让我对这个人物有了更多认同。郭靖天资愚钝、心思单纯却屡获奇遇,练就最强的武功。最让人羡慕的是,这个一贫如洗的傻子还娶了冰雪聪明的黄蓉。这正是金庸给每一个平凡人,编织的一个英雄梦。

上高中时,饰演黄蓉的香港演员翁美玲为情自杀。班主任在课堂上把同学借给我的一本《翁美玲的一生》撕得粉碎,并怒问:“考不上大学,谁来管你的一生?”从那时起,与金庸、武侠有关的一切,都消失在我的生活中。但是写武侠小说的查先生,更是一名“新闻工作者”这件事情,却深深地影响了我的职业选择。

见到金庸本人,是2001年的贵阳国际围棋文化节。那场中外名人的 “围棋”主题论坛,在省委大礼堂录播。当时,87岁高龄的吴清源只能坐在轮椅上。77岁的金庸仍能登台、慷慨陈词地演讲近一个小时。但他讲话很慢,有江浙一带的口音、还口吃,带上摄像机的耳麦听起来也很费劲。我只记得金庸说自己棋力很低,但兴趣很大,常常与诗人聂绀弩、梁羽生等人一下就是数小时。他说,下围棋是头脑体操、可“得天寿”。在那次演讲中,金庸也坦诚自己有口吃的毛病。在创办《明报》初期,他与同事意见相左争执不过,就下来给对方写信。“只要他们看了信,就都被我说服了。” 讲到这里,我耳旁听得台下的听众们笑了。镜头里,金庸也儒雅地笑了,眼神中却透着一种精明。

围棋文化节不仅在贵州掀起了“棋风”,也掀起了“金庸热”。得知金庸在浙江大学担任中文学院院长并招收博士生,我的大舅哥立即决定报考。对于报考的专业古代史,他不担心。倒是为了面试,特地买来三联出版的金庸全集仔细研究。彼时,他居住的地方远离城区。出于对金庸的热爱和对家人的支持,我替他买好了往返火车票,赶考时开车送站、考完回来又接站。其实我也并非没有一点私心:如果大舅哥能拜在金庸门下,我就有机会和查老经常见面。可惜第一年大舅哥没有被录取,第二年决定再考时,金庸辞去了浙江大学中文学院院长职务,招生计划也随之取消了。2005年金庸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有一个学生古代史考了73分、英文考了62分,但是不够优秀所以不能收。这件事成为大舅哥心中永远的痛。沉寂一年后,他考入川大敦煌学者项楚先生门下,我则寻机将他的金庸全集借来长期拜读。

再读“射雕三部曲”,解开了我心中一直累积的许多疑问。读罢《笑傲江湖》《鹿鼎记》,甚至改变了我对事物的看法。

放荡不羁的令狐冲为了救仪琳,居然和采花大盗田伯光结交?这是从前我不会做的,但现在我不认为不行。宅心仁厚的郭靖为了保襄阳,居然对义结金兰的安达拖雷痛下杀心?这是我从前认同的,但现在我不会做。如果说东方不败明知部下弄权却不予理睬、放任自流害了日月神教,重夺日月神教教主之位后的任我行,对属下的冷酷、残暴、无情,却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“君子剑”岳不群等以名门正派自居的嘴脸,生活中更比比皆是。韦小宝偷奸耍滑,遇到危险又能随机应变,他怎么看都是一个小人,关键时刻却又能当一回英雄。金庸的小说讲的是武侠故事,却为我勾勒出一幅人间的江湖,让我学会了识是非曲直,辨善恶忠奸。

金庸的著作除了15部小说,在内地得到先生授权正式出版的还有一本《金庸散文集》。他在书中带着读者看电影、话剧,与大家聊歌舞和戏曲,告诉人们应该兴趣广泛。金庸对莎翁话剧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与中国传统戏曲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的点评,加深了我对东方人和西方人不同爱情观的理解。书中《我的中国历史观》谈到,东方的中华文明长盛不衰,一是面对外来的征服,中华民族内部有一股韧劲、一股低顽强的抵抗力量;二是中华民族对外族很开放,让外族与华夏民族融合;中华民族之所以强大,靠的就是改革和开放。

今年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,纵横香港六十载的文坛大侠驾鹤西去。金庸先生曾经谈到,中国开始落后,始于明朝。政治上专制、对人民的思想控制很严,一点也不自由开放,动不动满门抄斩、株连九族,吓得人们不敢说话不敢动,全部权力控制在皇帝一人手里。长期封锁起来就会落后,他希望人们记住这个最大的历史教训。
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浏览次数: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